<video id="rkcs1"></video>

      1. <rt id="rkcs1"></rt>

            <tt id="rkcs1"><noscript id="rkcs1"></noscript></tt>
          1. <rt id="rkcs1"><nav id="rkcs1"></nav></rt>
             
            搜索 咨詢
            我的位置:首頁 > 法律常識 > 侵權責任 > 一般侵權 > 人身權侵權 > 非法行醫致人死亡需要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張碩律師

            合伙人律師

            華律網重點推薦律師

            專注做事,優質做人,應用戶所需,提供優質服務。

            13810164967 侵權責任
            北京市中聞所合伙人律師,馬上預約,為您提供專業的法

            非法行醫致人死亡需要承擔什么法律責任

            來源:華律網整理 2019-10-05 18604 人看過
            現今非法行醫的現象還是不少,特別是在一些偏僻地區。那么如果因為非法行醫導致病人死亡,應該負什么責任呢?接下來由華律網的小編為大家整理了一個關于非法行醫致人死亡需要承擔什么法律責任的案例,歡迎大家閱讀!

            【案情簡介】

            2007年3月8日,原告程琦的丈夫趙亞杰因咳嗽、胸悶,到被告嵐皋縣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就診。被告指派既無醫師資格證書,又無醫師執業證書的檢驗人員王世釗為患者趙亞杰檢查診治。王世釗只為患者作了血壓、脈搏、呼吸、體重等簡單檢查后,即免費發給患者一個月療程的抗癆藥物,叮囑患者服用一個月再來檢查。患者服藥后感到嚴重不適,多次向王世釗反映,王回答“是藥物起作用了,屬正常反應”,并叫堅持繼續服藥。一個月療程的藥服完后,患者的眼睛、臉面、小便及全身皮膚都變成了黃色,于4月3日再一次向王詢問,王仍說屬于正常,并又免費發給了一個月療程的抗癆藥物,叮囑患者繼續服用。患者繼續服用至4月10日,出現病情危重,于當日以“藥物性肝炎”為主要診斷住進嵐皋縣醫院。4月13日,又以“急性肝衰竭,藥物性肝性腦病”的診斷轉院至安康市中心醫院進行搶救。4月16日,患者經安康市中心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華律網

            受害人家屬以人身損害賠償向人民法院依法提起民事訴訟。一審判決醫方承擔70%責任,賠償受害人家屬213209.78元。醫患雙方均不服,上訴至安康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日,安康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安民終字第480號民事判決,判決被告嵐皋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應承擔全部責任,賠償原告304585.40元,并承擔全部訴訟費用13540元。

            【相關法規】

            《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業醫師法》第14條規定:“醫師經注冊后,可以在醫療、預防、保健機構按照注冊的執業地點、執業類別、執業范圍,從事相應的醫療、預防、保健業務。未經醫師注冊取得執業證書,不得從事醫師執業活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36條規定:“未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人非法行醫,情節嚴重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造成就診人死亡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61條規定:“非法行醫,造成患者人身損害,不屬于醫療事故,觸犯刑律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有關賠償,由受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非法行醫既可以發生在無業人員、個體診所中,也可以發生在國有醫院及其他醫療機構中。其典型特征是從事醫療活動的人員無醫師資格證書以及無醫師執業證書,或者已取得醫師資格證書及醫師執業證書的人員,未按照注冊的執業地點、執業類別、執業范圍,從事相應的醫療、預防、保健業務。非法行醫造成損害的,不屬于醫療事故,受害人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按照《民法通則》的有關規定追究責任人或者責任單位的民事賠償責任。

            聲明:該作品系作者結合法律法規、政府官網及互聯網相關知識整合。如若侵權請通過投訴通道提交信息,我們將按照規定及時處理。【投訴通道】

            延伸閱讀:
            非法行醫罪與醫療事故罪怎么區分
            男子黑診所輸液后死亡,非法行醫鬧出人命怎么量刑
            非法行醫致人死亡的法律認定標準
            • 王某遇交通事故要求賠償誤工費,誤工費賠償標準2020每天多少錢

              2020-01-0918343 人看過

              我們知道,如果當事人遭遇人身損害時,不能正常上班的,是可以要求支付誤工費的。那么,在,誤工費賠償標準每天多少錢呢?今天,華律網小編整理了以下內容為您答疑解惑,希望對您有用。

            • 2020年四川省人身損害(道路交通事故)賠償計算標準

              2020-01-0840270 人看過

              人身損害或者交通事故損害的賠償都是依據人身損害的司法解釋來進行賠償的,賠償的主要參考數據就是上一年度人均的收入和支出的數據。人身損害的賠償標準是怎么樣的?下文華律小編為大家整理了這方面的知識,歡迎大家閱讀了解!

            • 四川省2015年到2020年損害賠償案件標準

              2020-01-0825014 人看過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已于2004年5月1日起實施,該解釋第二十條規定:“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

            • 2020刑事錯案賠償金額

              2020-01-085417 人看過

              現實法律事務中,有時會出現冤案錯案的行為,最近最為典型的就是聶*斌這個事例。冤案錯案的發生,多數和司法機關人員的玩忽職守還有案件的復雜程度有關。如果出現刑事錯案,的賠償金額是怎樣確定的?華律網為大家解...

            • 重傷二級量刑標準2020

              2020-01-0846148 人看過

              對于傷害他人的案件中一般都會分級別,因此在故意傷害罪當中是根據犯罪情節等因素對行為人量刑處罰的,而這其中主要是分為了輕傷、重傷以及死亡,那關于故意傷害罪重傷二級怎么量刑呢?接下來由華律網的小編為大家整理了一些關于這方面的知識,歡迎大家閱讀!

            • 在生活中吵架之后很多人會情急動手,打人耳光了。被人白白打了一個耳光,被打者肯定是會不爽,打人者在事后也擔心對方會去追究法律責任,擔心對要跟自己索賠。那么,打人耳光會被索賠多少錢?華律網小編為你打聽到了相關內容如下。

            • 在我國,侵犯他人隱私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公民依法享有隱私權。公民的隱私權屬于人身權利當中的一種,不允許任何人侵犯。然而現實中,卻經常出現一些侵犯他人隱私的行為,甚至還有構成犯罪的情況。那根據規定,侵犯他人隱私罪最高判幾年呢?華律網小編帶大家一起在下文中進行了解吧。

            • 在我們國家對法律的認知一般都是犯罪方面,但是侵犯隱私權的行為很容易被忽視,這種情況也是會構成犯罪的,那么個人隱私權被侵害之后是否可以報警。下面,為了幫助大家更好的了解相關法律知識,華律網小編整理了相關的內容,希望對您有幫助。

            • 去醫院看病的時候,病人需要填手機號碼、身份證號碼等等全部的個人信息,醫院方面甚至擁有病人銀行卡號等。有些醫院就會泄露了病人的隱私信息,給病人帶來各種麻煩。那么,醫院泄漏病人隱私如何維權投訴?針對相關問題華律網小編做了詳細介紹。

            • 在現實生活中,有時受害一方也存在一定的過錯,那么受害人過錯怎么認定,行為人是否要承擔責任,關于受害人過錯怎么認定的法律規定有哪些呢?下面,為華律網小編整理了關于受害人過錯怎么認定的法律知識,供大家學習參考。

            • 現在是法制社會,如果用拳打腳踢對他人人身傷害造成損傷的時候,那么就需要賠償相關的費用,即使是打兩個耳光也需要進行賠償,只是賠償的費用不多而已。下面,為了幫助大家更好的了解相關法律知識,華律網小編整理了相關的內容,希望對您有幫助。

            • 律師并不是大家現象的那種高高在上的人物,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給不懂法的人進行幫助,有的案件找了律師可以有效的解決問題。下面,為了幫助大家更好的了解相關法律知識,華律網小編整理了相關的內容,希望對您有幫助。

            產品質量侵權如何擔責

            近日一則關于爽身粉致癌的新聞引起了公眾關注,我國對于產品質量的問題是如何規定的呢?華律網小編在爽身粉致癌案進展專題為您整理了關于爽身...詳細>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分享到
            微博
            QQ空間
            微信
            河北11选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